比新一波疫情更可怕的是很多人认为,应该放弃现行的动态清零的防疫政策,凭借疫苗和其他手段建立群体免疫,使日常生活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恕我直言,鼓吹群体免疫的人不是坏就是傻或者又坏又傻。

如果我没记错,首先提出群体免疫的是英国人吧,他们现在实现了群体免疫吗?付出了什么代价?我们能承受同样甚至更多的代价吗?他们的政府已经躺平了,可是新增确诊数依然保持几万例的情况下,普通老百姓真的能安安心心地出门 ?涉及公共安全的事情,必须慎重,我们目前的抗疫成绩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为什么要改变一个已经证明行之有效的策略?

还有人说病毒经过逐渐变异,其毒性会逐渐减弱,目前的新增病例也是无症状病例较多。一直坚持清零策略,对经济影响太大了。两害相权取其轻,清零策略已经不合适了。貌似很有道理,但是坚持这种观点有两个错误:

一、病毒过去的变异造成其其毒性会减弱,并不代表未来的变异也会让毒性减弱。根据进化论,认为病毒的进化只会让其毒性越来越小的想法只是某些人的一厢情愿。假设进化论的推断真的适用,我们为什么不能先在实验室里加速病毒的进化先找到这种既可以抑制当前病毒变异分支且毒性又小甚至没有的新分支啊?然后再将其当作一种治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在客观世界里,没有低级生物高级生物的说话,只有适应和不适应当前环境的区别。单纯地认为我们人类比病毒高级,肯定是病毒不断进化适应人体体内环境以求和人类和平共存的想法是充满无知的傲慢。我们为什么要冒着让病毒来淘汰部分人类甚至是人类这个物种的风险来放开管控呢?我个人认为,人类目前的生物学水平还很低,对病毒和客观世界的联系的认识也几很初浅。我们连新冠病毒的来源还没有搞清楚,就可以傲慢地断言它只会对人类越越友好。退一万步,进化论不一定适用于所有生物。再退一万步,科学家对病毒到底是不是生物这一个基本问题还有争论?

二、自己的经济利益不能比他人的命重要。身体健康是最前面的“一”,再多的金钱也只是一后面的“零”。对正常人来说,他人最前面的“一”肯定没有我的“一”重要。对某些人来说,他人最前面的“一”肯定没有我的“一”后面的“零”重要。生命权大于经济权,我们虽不能苛求普通人去牺牲自我的“零”去拯救别人的“一”,但是我们绝对可以要求一个普通人不能为了增加自我的“零”去牺牲别人的“一”。

诚然,现行的防疫措施会对部分行业比如旅游业、娱乐业等产生不利影响。但是从事旅游业、娱乐业的人也可以转型其他行业,固然转型后,短时间经济收入会不如以前,但也比感染新冠病毒留下永久性的后遗症好。

就算放开疫情管控,这个社会也不太可能回到疫情以前那样了,经济增长也不可能回到从前的速度。放松目前的防疫措施,疫情肯定更加会严重,人们在日常出行时,都不得不考虑被传染的风险,更加减少非必要的出行,反而造成一些行业更加萧条。放开后如果感染人数增加过快,加速医疗资源的挤兑,我们还有什么手段可以阻止疫情击穿医疗系统的极限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